閱讀的權利

source: http://www.gnu.org/philosophy/right-to-read.html

(引自「通往 Tycho 之路」,一份關於月球革命的歷史結集,出版於月球市,2096)

對於丹‧哈伯特而言,通往 Tycho 之路從大學時開始──當麗莎‧琳茲跟他借電腦時開始。她的電腦壞了,除非她能借到另一台電腦,她的期中報告就完了。除了丹之外,她不敢問任何人。

這使得丹陷入兩難。他得幫這個忙──但是如果把電腦借給她,她就可能看到他的書。除了借別人看書會被判許多年的刑期之外,這個想法本身使他感到震驚。就像所有人一樣,他從小學開始就被教導,分享書藉是卑鄙錯誤的罪行──祗有海盜纔做這種事。

而且,SPA(軟體保護機關)一定抓得到他。在軟體課程裡,丹學到了每本書都裝有一份著作權監視器,會自動回報中樞每一次閱讀的時間、地點和讀者。這份資訊不但被用來抓盜版,也被賣給傳播商做為顧客行為的參考。下一次他的電腦上網時,中樞就會發現這件事。他作為電腦的擁有人,會接受最嚴厲的制裁──因為他沒有盡力防止犯罪的發生。

當然,麗莎不一定想看他的書;她也許祗想借電腦來作專題。但是丹知道她出身於中產階級,她的家庭好不容易纔付得起她的學費,更不用說閱讀費了。讀他的書也許是她惟一能畢業的方式。丹瞭解這個情況;他自己都得借錢來付他所閱讀的論文費用。(10%的費用會付給原作者;既然丹想要成為學者,他可以希望他自己的研究論文,如果經常被引用,能夠帶來足夠還債的收入。)

不久之後,丹發現了曾經有過一段時期,任何人都可以走進圖書館,翻閱期刊、甚至書藉,而不用付錢。以前的獨立學者,可以看過數千頁的論文而不需要政府補助。但是在 1990 年代,商業和非營利的期刊都開始徵收使用費。到了 2047 年,免費提供學術論著的圖書館已經成了遙遠的回憶。

當然,要避開 SPA 和中樞是有辦法的,雖然要冒著犯法的風險。丹有個軟體課的同學,法蘭克‧馬圖西,拿到了一份非法的除錯工具,然後用它來繞過閱讀偵測軟體。但是他把這件事告訴了太多朋友,其中有一個為了賞金向 SPA 檢舉他──債台高築的學生很容受到誘惑而背叛。在 2047 年,法蘭克入獄了,他的罪名不是盜版閱讀,而是持有除錯工具。

丹後來發現,在歷史上的某個時期,每個人都可以擁有除錯工具。甚至還有免費的除錯工具以 CD 發行,或在網路上下載。但是一般使用者開始利用這些工具來規避著作權檢測,最後使得法官判定這已成為除錯工具的主要用途。除錯工具因此被判為非法,它們的作者被關進監獄。

當然,程式員仍然需要除錯工具,但是在2047年它們都以序號編碼,祗提供給簽下嚴格契約的程式員。丹在軟體課上使用的除錯工具被放在一堵特殊的防火牆後面,祗能作為課堂練習使用。

另外,重裝一份作業系統核心也可以避開著作權偵測。丹日後會發現,在世紀交替時曾經有過免費的系統核心,甚至一整套免費的作業系統。但是今天它們不僅和除錯工具一樣違法──就算拿到了也不能安裝,除非知道電腦的系統管理員密碼。但是,FBI和微軟都守口如瓶。

丹決定自己不能把電腦借給麗莎。但是他難以拒絕,因為他愛著她。每個跟她說話的片刻都令丹雀躍萬分。而且既然她找上他借電腦,這表示她也愛他。

丹以一種令人更難以想像的方式,來解決這個兩難──他不但借了她電腦,還將自己的密碼告訴了她。這樣,如果她看了丹的書藉,中樞會以為是丹在閱讀。這仍然是犯罪,但是除非麗莎舉發了他,中樞就不會發現。

當然,如果學校發現了他把密碼給了麗沙,無論她是否已經使用,他們兩人都會被嚴格處份。學校的政策是,任何干預學校監看學生的行為,都必須予以懲罰。是否造成損害並不重要──罪名都是妨害執法。在這種情況下,總是先假設罪犯會做出違法的事情,而實際狀況如何無關緊要。

學生通常不會直接因為這樣被退學。但是被禁止使用學校電腦系統的學生,在每一科都會被當掉。

後來,丹會發現這樣的大學政策從 1980 年代,學生大量使用學校電腦時纔開始。之前,學校祗能為實際造成損害的行為處罰學生,而不是基於執法困難的懷疑。

麗莎並沒有向 SPA 舉發丹。他幫助她的行為最後使這兩個人結了婚,也使她們開始質疑自己從小被教導的「盜版」觀念。兩人開始研讀著作權的歷史:關於蘇聯對影印機的禁令,甚至美國原本的憲法。在搬家到月球後,兩人遇到了不少逃避 SPA 爪牙的同伴。當 Tycho 革命在 2062 年爆發時,舉世皆然的「閱讀權」成為革命者的核心訴求。


作者後記

閱讀的權利是今天正在發生的戰爭。雖然以上的場景可能要花 50 年的佈置,絕大部份的相關法令已經被柯林頓政府和出版商所通過。

祗有一個例外,就是 FBI 和微軟會壟斷個人電腦的系統管理員密碼。這是從 Clipper 晶片和長期的趨勢──就是把操作電腦的權利從使用者身上逐漸剝奪──推估而來的。

SPA 的原名是「軟體發行者工會」,在今天還不是正式的警察單位,但已經採取了相同的行動。她們故勵人們檢舉同事和朋友,以高額的賞金讓規避執法的行動無所遁形。

SPA 目前已經威脅大部份的網路系統業者,讓 SPA 能偵測所有使用者的動向。大部份打不起官司的業者屈從了。

小說裡的大學政策並非虛構;舉例而言,一所芝加哥地區大學的電腦在登入時顯示以下的訊息:

「此系統僅供授權人士使用。未經同意或超出授權範圍的使用者的所有行為,將被監看並紀錄。在監測未經授權的使用時,授權人士的行為也可能被監測。所有此系統的使用者都必須了解並同意此項原則,並在發現非法行為時踴躍向大學或警察機關舉發。」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