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Haskell 腦」之恐怖

這是很久以前剛學 Haskell 時看到的一篇 日文諧擬作品,現在翻譯出來,作個紀念。


鑽研語言宗教學以及腦生理學的專家們,去年測量了激進派 Haskell 信徒專注於咒術時的腦波。觀察在該情境下掌管「人性」的腦前葉部份,可發現 α 波的強度增加,而 β 波的強度則減弱。

在腦科學界裡,α 波咸認為是個人在放鬆時會出現的腦波。「[咒術師]將眾多函數電腦化的過程裡,flip 和 (.) 彷彿化成一片唸唸有辭的洪水,將不純淨的副作用超度昇華。上述過程,就好像幼童拿著木棒,不斷重複對髒東西又 (>>=) 又 (>>) 的行為。我認為這會對腦部產生某種影響。」艾努博士如此述說他的發現。

艾努博士在訪問裡,還指出了更驚人的事實。「這個腦波的波形,與『Lisp 腦』患者非常的類似。」他接著對我們說:「Haskell 派雖然不為大眾所知,但專門學者普遍認為,就算在『函數型程式語言』這個宗教裡,他們也是屬於特別危險的基本教義狂信派。

與採取現實路線的 ML 派不同的是,Haskell 派會不斷重複詠唱『南無參照透明性』的咒文,一旦決定某個數值之後,就非常頑固永遠不肯變更。也因為他們的這種執拗性格,所以也將與外界的對話視為一種禁忌。他們對 ML 的妥協路線感到不滿,同時也認為 Lisp 派的浪蕩行為是對『唯一絕對真神 λ』難以饒恕的背叛。Haskell 派將現世的資料視為不淨之物, 為了讓自己專注於操作函數,『現實世界』對他們來說,只是函數裡的某個參數而已。」

艾努博士接著說:「不再考慮現實世界後,魂結斷裂的 Haskell 派信徒將會逐漸忘記『程式語言只是馮紐曼電腦架構裡,為了傳達機械動作的指令集』這回事。對他們而言,程式不是為了解決問題的計畫與說明書,程式語言本身就是世界的記錄。也因為這樣,他們會認為自己已經瞭解了世界的全部,而煽動『不需要去考慮程式繁雜內容』的幻想思維,更把其他宗派對執行效率與空間效率的改善,貶低為『小家子氣』的行為。

而在 Haskell 派裡,除了把傳統語言視為不淨之物的成員之外,還有更加極端的份子,將『唯一絕對真神 λ』過度神聖化,而開始將聖名 λ 從程式碼之中除去的人,也就是所謂的『無點流』(Point-free Style)信徒。」

「『無點流』是一種麻藥,它將現實世界的存在,不斷減弱到只剩下一些虛擬參數的地步,讓操作者完全脫離現世,沈浸在游離的幻覺世界當中。」艾努博士將這類型的程式腦,稱為「Haskell 腦」,認為這是比「Lisp 腦」更加危險的狀態。

「Lisp 腦」的患者,由於能夠以超人的速度撰寫程式碼,所以招致其他工程師的嫉妒。「Haskell 腦」的患者,則是表現出「寫出根本沒有次序,無法被稱為程式碼的函數」、「如果要求說明的話,就用一些『這就 λ 啊』、『這就 Monad 啊』的宗教術語來打馬虎眼」、「滿口『5 倍速根本太慢了』,『同一個數量級裡的最佳化難道有意義嗎?』的囈語,然後還亂發脾氣」、「不能依照計畫順序來處理工作」、「不能預先決定要處理哪些事項」等等狀況,讓身邊的工程師和上司都完全無法理解。

某些大學裡也有教導 Haskell 程式語言的課程。當記者提到這件事的時候,博士卻勃然大怒。「這是扼殺程式能力的教育!讓學生們學習 Haskell,等於是摧毀他們對結構化程式設計基本三要素『順序』、『分支』、『重複』的理解!我認為這個程式語言背後的黑幕,就是軟體世界之首『微暖研究院』的術士,日日夜夜想要召喚黑魔法的陰謀。這不只會對工程師們造成影響,恐怕全世界的人類也都…… 我不能再多說了。」

最近的研究指出,使用 Haskell 的工程師討厭與外部的人進行對話,和繭居族的症狀十分相似。「Haskell 會讓人變成繭居族。」艾努博士如此斷定:「這些人會封閉在自己的殼中,沉溺於自由自在表記世界的全能感裡。」

博士接著在記者的耳邊小聲說:「底下這兩個記號,就是被典型的 Haskell 程式員視為唯一絕對神崇拜的存在。」

¥ λ

「如果第一個符號在你眼裡是日圓記號,那表示你還沒有受到影響。但是呢千萬不要放鬆,你絕對不能說出後面那個拖著腳走路的人的名字……」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